前天晚上10點多,50歲的河南杞縣人徐某喝了些酒,走進了東陽南馬鎮的一家娛樂場所。
  老徐的心情很不好,他打算藉著酒勁,去放鬆放鬆。
  5個小時後,也就是昨天凌晨3點多,老徐出現在了東永線南馬鎮泉府村路段,他躺在馬路中央,渾身是傷,一動不動。
  47歲的安徽滁州人朱某,恰巧駕駛著滿載廢鐵的浙K牌照半掛車經過此地,夜晚視線不好,朱某看見老徐時,人車之間的距離已不足3米。
  目擊者:車禍發生後
  躺在路中央的老徐依然“昏睡”
  遭遇不幸的人並不是老徐。
  泉府村村民劉師傅的家就在馬路旁邊,他先是聽到“砰”的一聲巨響,緊接著是稀里嘩啦一陣金屬碰撞聲, “平時車來車往也習慣了,但是這聲音太刺耳了,感覺樓板都震了一下。”
  劉師傅看了看表,披上睡衣,走出家門。他看到,一輛浙K牌照的半掛車側翻在馬路上,它的車頭撞在對向車道一輛贛E牌照的半掛車中部。
  地上到處是散落的廢鐵,車禍揚起的灰塵,依然紛紛揚揚。
  劉師傅還看到,車禍不遠處,一名男子躺在路中央一動不動,鼻孔和眼睛都在流血。圍觀的村民走過去,聞到很濃的一股酒氣。
  躺在地上的男子就是老徐。在這場車禍中,他毫髮無損。而朱某的半掛車車頭粉碎,朱某當場死亡。
  幸存者:遇難司機發現老徐太晚
  急打方向躲避導致撞車
  車禍的另一方、贛E牌照半掛車駕駛員穆某並無大礙。他今年31歲,和遇難的朱某都是安徽滁州人。
  穆某告訴交警,當天自己從永康拉貨準備運往寧波。途經事發路段時,與朱某的車子交匯。
  “我們的速度都不快,也就四五十碼。”穆某說,雖然事發路段有燈光,但自己看到馬路中間躺著一個人時,車離人只有十幾米了。
  穆某立即減速,靠邊行駛。
  “人躺在對向車道里。他(朱某)沒有減速,離人只有3米左右時,才打方向避讓。”穆某說,朱某先往右打方向,差點躥上人行道,又往左打了一把方向。
  “當時,我以為他能繞過去,結果撞上了我的車。”穆某被撞懵了,在車上獃了一分多鐘才下車,趕緊打電話報警。
  經交警初步調查,穆某在這起事故中沒有責任。
  老徐:酒後和人打了一架
  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昨天上午10點,車禍後被送往東陽市人民醫院救治的老徐醒了過來,他臉上傷痕纍纍,右眼眶骨折。整個人迷迷糊糊的,對車禍的事一無所知。
  老徐告訴警方,自己在南馬鎮打工,最近工作不太順,又想起兒子快30歲了還沒結婚,心情特別煩躁。
  前天晚上10點多,老徐喝了些白酒和勁酒,去附近一家娛樂場所敲背。
  敲背過程中,雙方起了衝突,老徐和娛樂場所里的工作人員打了起來,被人扔到了馬路上,之後的事情,自己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據警方調查,車禍發生地距老徐敲背的地方只有大約100米。
  延伸閱讀
  老徐要為車禍負責嗎
  如果是自己酒後昏睡,要承擔民事賠償
  如果是被人扔在此地,肇事者涉嫌謀殺
  老徐為什麼會出現在馬路中間,直接導致了車禍發生?
  警方表示,按照老徐所說,至少有兩種可能:一是老徐打架被扔出門後,自己處於醉酒狀態,稀里糊塗走到了馬路中間躺下,睡著了;另一種可能是,老徐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被人放到了馬路中間。
  這兩種可能,將對案件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
  警方說,如果是老徐自己醉酒走到路中間睡著,就需要對車禍承擔法律責任,但一般不會是主要責任,也不需要負刑事責任,只要承擔部分民事賠償。
  “這個和行人過馬路差不多。駕駛員開車過程中,沒有及時發現路面障礙物並採取有效避讓措施,也是造成這起事故的原因。”民警說。
  但如果老徐是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被人扔在了馬路中間,肇事者則涉嫌謀殺,並需要對車禍負責。
  目前,東陽刑警已對此事介入調查,並調取了涉事娛樂場所的監控錄像。
  本報通訊員 蔣宣國 本報記者 龔望平 文/攝
  (原標題:凌晨3點,馬路中央躺著一個渾身酒氣傷痕纍纍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價格

kw48kwyqn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