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有媒體發文稱,“消息稱延遲退休年齡將分類推進,公職人員先行”,該文章遂成為各大網站和網民關註的熱點。人民網記者就此聯繫了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金維剛,他表示,“目前有關延退政策還處於研究階段,網上說法不足為據。”
  “公職人員先行說”是從哪裡來的?新聞告訴我們,“一位接近人社部的人士受訪時表示”,延遲退休年齡的定調是“小步慢跑”,不會全面開展而是分類開展,比如按領域、按區域或是按群體,哪個群體最適合哪個就先開展。然後就是清華大學就業與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楊燕綏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分類實施,公務員按照統一規定退休,事業單位先行推遲”。
  這裡,我們就知道“公職人員先行說”不可信。“接近人社部的人士”並不能代表人社部表態,而楊燕綏教授顯然談的是自己的意見。這所謂“由此可見,無論是官方還是專家,(延遲退休)公職人員先行似乎已達成共識”的說法有點虛。而且,就是一個官員和一個專家達成共識,也未必就能確定國家政策。
  文中記者分析的“公職人員先行”的好處也是子虛烏有,完全站不住腳。“因為這不光有利於減小延遲退休年齡的阻力,同樣可以為全面推開延遲退休總結經驗。”這樣的說法足見記者的想當然。
  不錯,從公職人員開始延長退休年齡,確實可能阻力較小。一是,他們的勞動不像工人農民那樣辛勞,年齡延長後體力依然勝任;二是,他們延長年齡後,依然不需要多交保險金,而且延長期間也拿工資;正因為如此,許多公務員還通過把年齡改小,以便多工作幾年,多掌幾年權。不過,遺憾的是,公職人員延長年齡對全面推開延遲退休毫無示範意義,他們的經驗也根本不能運用到普通群眾身上。當老百姓的工作因為年老而難以承受,當老百姓延長一年就要多交一年的保險金,同時又會遲一年拿保險金,這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兩回事,他們怎麼會和公職人員一樣高興?
  而且,這樣的方案會遭遇老百姓的巨大阻力。他們希望看到的不是公職人員先延長退休年齡,而是希望先解決養老金雙軌制的問題。如果不先解決雙軌制,公職人員先延長時間簡直是讓雙軌制更加合法化了;而如果先解決雙軌制,這更是一個阻力巨大的問題,不是一下子就能解決的,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任何解決雙軌制的實際動作。於是,公職人員先延長時間和解決養老金雙軌制就成了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了。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金維剛表示,“目前有關延退政策還處於研究階段,網上說法不足為據。”他的話是可信的。話又說回來,如果先解決了雙軌制,公職人員也和老百姓一樣自交保險、降低待遇,那時真的讓他們先試驗,恐怕阻力不會小。
  殷國安(江蘇市民)  (原標題:“公職人員先行說”既不可信亦不可行)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價格

kw48kwyqn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